世界历史人物

特斯拉和生半人半猪还是世界历史猪

尼古拉·特斯拉(1856年-1943年)嘛,你知道的,那位超级牛的发明家、物理学家、机械工程师和电机工程师,出生在克罗地亚,可他有塞尔维亚血统。他可是历史上的大人物,就是那个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搞电和磁的大咖。

 

科学家们说,人类历史上有两个超级天才,一个是列奥纳多·达·芬奇,另一个嘛,就是我们的特斯拉大神。

哦,还有,1912年,特斯拉和生两位大佬因为电力方面的贡献,都被授予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但奇怪的是,他们都不领。为啥?因为他们说,不能忍受和对方一起分享这个奖项。嗯,明明都是超级牛人,嫌弃彼此?

其实,很早以前,特斯拉和生还是亲密无间的朋友,你可以说,生是特斯拉的伯乐。当年特斯拉手头没啥工作,生可是发现了他的潜力,于是请他去自己的公司上班。开始时,特斯拉只是为生设计一些小电器玩意,不过他的才华一直在迸发。

嗯,事情是这样的,我来跟你说。不久后,我就解决了公司那个超难的问题。后来,我就全权负责了生公司直流电机的重新设计工作。

然后,到了1919年,我在我的日记里写下了这么一段话:如果我能完成马达和发电机的改进工作,生承诺给我5万美元,可以说是惊人的数目(要是考虑通货膨胀的话,现在大约相当于100万美元)。我整整干了快一年,重新设计了几乎整个电机系统,给生公司带来了巨大的收益和新的专利权。可当我要求拿到那5万美元时,生却跟我说:“特斯拉,你不懂我们美国人的幽默。”意思就是,我虽然答应给你那笔钱,但其实只是开玩笑而已。最后他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我。

那我心想,既然得不到那笔巨额奖金,我索性提出每周薪水涨到25美元的小小要求,可结果还是被生拒绝了。当时我的薪水才18美元一周。最后,我生气地辞职了。临走的时候,我独自一人跑到了生公司的后院,挖了一小段水渠,当作是对生公司的嘲讽。这就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师,哈哈!

嗯,虽然我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但竟然只拿到了一个挖渠工的薪水。

生说,他再也不想听到特斯拉的交流电的事情,认为自己的直流电才是未来。而我呢,一直专注于交流电系统的设计,因为我坚信只有交流电才有未来。就算在挖渠的时候,我也一直坚持这个信仰,这样一来,我们两的关系就彻底破裂了。

生的直流电在世界各地的电器行业广泛应用,不过电费也非常昂贵,所以经营输出直流电成了当时最赚钱的生意。到了1884年,我离开了生公司,碰到了西屋公司的老板乔治·威斯汀豪斯。在他的支持下,于1888年,我正式把交流电引入了当时的社会。在1893年1月,我在芝加哥的一次世界博览会开幕礼上,展示了交流电点亮了9万盏灯泡,惊艳了全场,因为直流电可做不到这一点。这次成功的展示也为我赢得了尼亚加拉水电站电力设计的权力。

从那时起,事情就变得…嗯,交流电当时真的是咸鱼翻身,彻底取代了直流电,成为主要的电力供应方式。而我拥有交流电的专利权,每生产一匹交流电,都要向我支付1美元的版税。当时有一股财团势力,为了获得更多利润,威胁着要让我放弃这个专利权,打算垄断交流电市场。经过多次的谈判,我最终决定放弃交流电的专利,但有一个条件,就是这个专利将永远公开,谁都可以使用,但不能以此牟利。于是,我撕毁了交流电的专利,失去了收取版税的权利。从那时起,交流电再也没有专利权,成为一个免费的发明。

后来,历史学家找到的资料显示,我的最大敌人并不是生,而是我同时代的整个企业界。虽然我一生致力于研究和创造,取得了大约1000项发明专利,但可惜的是,与我同一时代的企业家们利用了我的善良和才华,骗取了我的研究成果和荣誉。这些企业家们因我的发明致富,可我却一生贫困。最终,在1943年的某个晚上到早上,我孤独地在纽约的一家旅馆里因心脏病离世。嗯,我离世时已经86岁了,而我之所以如此贫困,是因为坚决拒绝出售我的交流电专利。临终前,债务如山。更令人伤心的是,在我去世后,美国政府秘密删除了与我有关的历史记录和报道,大部分我的研究成果也被收走并列入高级机密,我的名字就这样被抹去了。

后人评价我时说,如果说生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家,那么我对人类所作出的贡献,要比生伟大得多。

别说我不愿意与生同台领取诺贝尔奖了,就是与我同时代的任何人,想要与我一起领奖,我也不会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