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历史名人

终极不需敲打普及撒花版喜提近代历史名人冼星海大佬来也

我是冼星海,一个中国近代著名音乐家。这是我的照片:。我的名字有中文名冼星海、英文名Sinn Sing Hoi,还有别名黄训、孔宇。我是汉族,出生于澳门,1905年6月13日。我的职业是作曲家和钢琴家。在1945年10月30日,我离开了人世。我曾经在巴黎国立音乐学院完成了我的学业。我的信仰是主义。1939年,我创作了著名作品《黄河大合唱》,这是我的主要成就之一。我还有其他代表作品,比如《在太行山上》、《到敌人后方去》和《生产运动大合唱》。我的配偶是钱韵玲。我所处的双子座,是个男性。一部同名电视剧《冼星海》曾经制作过。我的家乡是广东番禺(现属广州市南沙区榄核镇)。我是冼星海,生于澳门,是中国近代著名作曲家和钢琴家,被誉为“人民音乐家”。我于1926年进入北京大学音乐传习所学习音乐,两年后升入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深造。1929年,我前往巴黎勤工俭学,拜师于知名小提琴家帕尼·奥别多菲尔和著名作曲家保罗·杜卡斯门下。 回国后,我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并于1938年前往延安。在那里,我担任了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主任,并于1939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然而,由于劳累和营养不良,我的肺病日益严重。最终,我在1945年10月因病去世于莫斯科。 而我的少年时期,充满了学习和音乐的探索。1905年6月13日,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六岁时,我随母亲黄苏英移居新加坡,并在当地的养正学校接受音乐训练。我的音乐才华受到老师区健夫的赏识,他让我加入校军乐队,并开始接触各种乐器和音乐训练。 由于对音乐的热爱,我的父母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于是送我前往上海,继续接受更高层次的音乐训练。这为我的音乐生涯奠定了基础。我于1918年进入广州的岭南大学(现中山大学),开始学习小提琴,正式开始了我的音乐课程。当时我只有13岁,但为了贴补家用,我售卖书籍、纸张、笔等物品,每天要工作两个钟头,同时还加入了岭南银行乐队。我在乐队里担任演奏直箫,后来成了附中管弦乐队的指挥。由于我吹奏单簧管很有韵味,因此得到了“南国箫手”的雅号。我甚至还被连培正中学聘请去当音乐教员和乐队指挥。 后来,我有机会前往法国求学。1926年春,我考入了北京大学音乐传习所,成为学校图书馆的助理员,靠此度日。同时,我也师从了作曲家萧友梅和俄籍小提琴教授托诺夫。1928年,我进入上海国立音乐学院主修小提琴和钢琴,但因退学原因离开。1929年,我前往巴黎勤工俭学,靠在餐馆当跑堂服务员、在理发店做杂役等工作维持生计。1934年,我考入巴黎音乐学院,成为学院历史上第一位获得一等奖的中国留学生。我作为该班第一个中国考生,进入了乐学院高级作曲班,既学习作曲,又学指挥。考试当天,我由于穿着不够华丽,险些被法国门警拦住不得入考场。后来,在主考老师保罗·杜卡斯的推荐下,我获得了荣誉奖。评委们按照学院的传统规定,允许我提出物质方面的要求。但我只说了“饭票”两个字,然后再也说不出话了。 1935年,我毕业回国,投入了抗战歌曲创作和救亡音乐活动。我创作了大量的群众歌曲,同时还为进步电影《壮志凌云》《青年进行曲》,话剧《复活》《大雷雨》等作曲。我也受到著名教育学家、会计学家潘序伦和上海文化界救国会的邀请,与吕骥、何士德等人建立了立信会计学校的音乐训练班,培养了许多优秀的音乐人才,如麦新、孟波、杨祚铭、邹伯宗、鲁剑光等等。这些人才的培养在抗日救国时期的音乐艺术发展中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此外,我还加入了上海救亡演剧二队,并前往武汉与其他音乐家合作,创作出了许多抗日战争中的援军歌曲。我和张曙一起负责着救亡歌咏运动。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我加入了上海话剧界战时演剧二队,为抗日文艺宣传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在一次到郊区进行救亡宣传的活动中,我遇到了阻拦学生的保安队,情况十分紧张。这时,青年诗人塞克把他写的一首诗交给了我。我在满腔激愤之下,朗诵了这首诗两遍,并在现场只用了5分钟便写出了曲谱。这首《救歌》当场在学生中唱响,随后在场的老百姓甚至连保安队的士兵也跟着唱,许多人边唱边流泪。 1938年9月,我接到了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全体师生的邀请电报。我很高兴地对妻子钱韵玲说:“我们去延安吧。”我们决定一起前往延安,于是在11月,两人携手离开了汉口。途中,我们结成了伴侣。同年冬天,我放弃了优厚的待遇,奔赴延安担任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主任,并在延安“女音乐家培训班”任教,致力于革命文艺事业的发展。我在鲁艺当起了“大”兼课,负责教授音乐理论、作曲等主要课程,还讲授了音乐史以及指挥。在延安的一年半时间里,我进入了创作的巅峰期,创作了《军民进行曲》、《生产运动大合唱》、《黄河大合唱》、《九·一八大合唱》等许多杰出的作品。我一直追求进步,在1939年6月加入了中国党。 《黄河大合唱》是由诗人光未然创作的歌词,我谱曲后成为了绝世名曲。1939年5月11日,在庆祝鲁艺成立周年晚会上,我穿着灰布军装和草鞋、打着绑腿指挥着《黄河大合唱》,在场的观众和其他中央领导都连声叫好。更有许多人唱着“风在吼,马在叫”,勇往直前走向了抗日战争的最前线。 在延安的艰苦条件下,党中央决定每月给我15元津贴,而当时朱德总司令的津贴只有5元。此外,鲁艺的助教有6元,教员有12元。我每星期才能吃两次肉,两次大米饭,每餐多加一个汤。这些津贴和待遇都体现了党组织对特殊人才的高度重视。 最终,我于1940年因病逝世于苏联。这不仅使我在人民中享有崇高的声誉,还使我的音乐作品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广泛的赞誉和认可。1940年5月,我前往苏联为大型纪录片《延安与八路军》进行后期制作与配乐。临行前,在家中请我的人吃了顿饭并为我送行。但是在苏联,由于1941年苏德战争的爆发,该片的制作被迫停顿下来。我想经过新疆回到延安去,但由于当地军阀盛世才的影响、交通中断等原因而未能如愿,我被困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在这个战争时期,供应异常困难,但我仍然相继完成了《民族解放交响乐》(“第一交响乐”)、《神圣之战》(“第二交响乐”)、管弦乐组曲《满江红》、交响诗《阿曼改尔达》以及以中国古诗为题材的独唱曲。由于过度劳累以及营养不良,我的肺病情况逐渐严重起来。1945年初,苏联相关方面决定将我送往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医院接受治疗。 刚住进克里姆林宫医院,我就开始创作管弦乐《中国狂想曲》。但不幸的是,尽管在李立三的奔走下,得到了联共(布)斯大林的批示,在苏联国际救济总会的协助下,我依然无法战胜血癌和其他的沉疴积疾。医生实在无法挽回我的生命,最终我在1945年10月30日病逝。在我病逝后,李立三夫妇为我的后事料理,并与苏联方面一起为我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向我致悼词的是后来为《莫斯科——北京》谱曲的苏联著名音乐家穆拉杰利。 我的骨灰被安放在莫斯科近郊的一个公墓里,放在一只灰色大理石小盒子里,盒子正中央镶着我的椭圆形照片,周围环绕着缎制的花束,下方刻着用金色俄文写的:中国作曲家、爱国主义者和党员:黄训(赴苏联后用母姓)。 1945年11月14日,延安的各界为我举行了追悼会。